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女掌事全文免费-小说女掌事在线阅读马会红太狼661665
发布时间:2019-10-26        浏览次数:        

  小说《女掌事》的作者是虹藏九,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看呗为您提供女掌事全文免费阅读,快来看看吧!他半卧在床,床的对面就是门,便是沈清笛所站立之处。

  他眼疾手快,有了前车之鉴,伸手接住了瓷瓶,若是被砸中,免不得额头上落下个大坑,崔兰溪久病,臂力还算可以,他半卧在床,床的对面就是门,便是沈清笛所站立之处。

  本以为王爷会是一副疯癫模样,此刻却见他披散的长发下一双眸子炯炯,看着沈清笛:“你就是那个新来送死的?”

  沈清笛立在门边,小身板纤细,双腿站得笔直,脸上灰扑扑的,好像藏着经年的灰尘,他答:“王爷,我便是阿笛,日后由我照看你。”

  崔兰溪蓦地冷笑:“我说嬷嬷怎么火急火燎地收拾了东西要滚,原是找了你这个倒霉蛋来替死。”

  沈清笛往屋子里走进几步,绕着他的床转圈,打量这间破败的小屋,除了床,椅子,一个斗柜,再无其他。

  崔兰溪精力不足,总是容易犯困,这会眯起眼睛,以为沈清笛也会很快地离开自己,不料耳畔之人用一口脆脆的嗓音对他说话:“王爷,你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么?”

  崔兰溪的眼皮动了动,撑开一条缝:“本王所有的钱财都被嬷嬷卷跑了,一文不剩。”

  “本王又不是被圈禁,侍卫不会拦我的人...........你若是想走,现在趁早滚蛋,留我一人下来饿死就好。”

  沈清笛问他:“不能让侍卫去追人么,至少把钱追回来,没有钱,咱们都会饿死。”

  崔兰溪心里感觉怪怪的,蓦然睁开双眸,冷眼盯着他:“休要从本王身上得到任何期望,本王只是个将死之人,你跟着我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沈清笛好似有点反应迟钝,对他的火气视若无睹,反而去看对方的身体,发现王爷除了手能动,下半身几乎是瘫痪的。

  “王爷,我卖身得了四两银子,我可以先拿出来买些米面,往后的日子,我再想办法,决计不会让你饿死的。”

  崔兰溪道:“本王活不了多久,也不会再有什么钱了,你不要寄希望在我身上。”

  沈清笛默然,九王被贬到此地,圣上是不会让他再回帝都了,他没有任何前途可言,自己与他在一起,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少年郎微垂着脑袋,低头见地板上积满了油腻的灰尘,一踩一个脚印子,他的眸光微微收起,说:“我也是个无家可归之人,这里好歹可以遮风挡雨,只要王爷不嫌弃,我可以陪着你,就咱们两个人相依为命。”

  第三次用“咱们”这个词,崔兰溪想起被贬之后,身边的奴仆无一不是想与他划清界限,逃的逃,马会红太狼661665死的死,无一对他是真心相待。

  崔兰溪自幼便孤独一人生活,彼时尚在帝都皇宫的偏殿,常年不见人迹,宫中各大节庆他从不参与,苟且活到十九岁,哥哥崔有量一直记恨着朝中老臣曾在先皇面前推举过崔兰溪为继位者一事,在他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借故把崔兰溪贬到了这偏僻之处。

  一路颠沛流离,遇到几次山匪劫财,将他打残,到了洪都城,感染了此处的瘴气,更是日夜咳嗽不断,吃不下睡不着,身边之人无一留下,六合彩藏宝图,忽然新来一位少年郎,口口声声说愿意陪着他,他只能苦笑。

  崔兰溪仔细打量他,灰扑扑的面色下一双明眸璀璨,阿笛长得五官清秀,不难看。

  阿笛看屋子里气味难闻,处处都是肮脏的污渍,上天井打来两桶清水,为崔兰溪开窗通风透气,时至秋日,豫章的空气湿冷极了,崔兰溪一受冻便咳嗽,阿笛甫一开窗,便听得咳嗽声,伸手又把打开的窗户关上,浸湿了抹布,把布满蜘蛛网的纸窗户擦拭一圈,然后拿扫帚扫了地,将一桶凉水倒在地上,冲刷地上的灰,用扫帚把水给扫出去,地板未干,他打开角柜,搜出一床发霉的被褥,端到床边:“王爷,天气冷,你先盖着,我开窗透气,等地上干了再关上可还好?”

  阿笛眨眨眼,把被褥放在床边,崔兰溪凶完了人,开始咳嗽,他伸手拍了拍崔兰溪的胸膛:“王爷等会,我去倒水来。”

  崔兰溪诧异地看着自己胸膛上那只白皙的手,眼中满是嫌恶,抽出头下的枕头朝阿笛丢过去。

  阿笛被打了一下后背,立在门边,回身捡起沾湿的枕头,这枕头上已然发霉,味道难闻,他淡淡地说:“王爷,枕头脏了,我拿去洗洗。”

  宅子里只有一口井,在天井中,四周布满青苔,稍不留神便会滑跤,他捧着枕头,看今日天气已晚,不打算洗枕头了,便搁在盆里,去厨房烧了壶开水,端到房中时,崔兰溪的咳嗽声愈发大起来,他警惕地盯着少年郎,似乎怕人下毒。

  少年郎倒出热水,搁在唇边吹了吹,凉透后才递过去,崔兰溪坐不起来,望着水喝不着,他便俯身把王爷扶起来,不想被崔兰溪拍了一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地疼。